云南红河州建水县监管缺失 数千吨危废非法转移处置

2019-06-26 00:08:19 满堂彩
编辑:王立保

第二炉,杨立开启之后,得到的是真正的星斑丸。这粒丹丸帮助杨立增长了神识,使得他的神识增长了十倍有余,不仅帮助他在近期逃避了同为凝神修士的追杀,而且帮助他得到了神丝草的第三根根须。要不是星斑丸的成功出炉,也不会有现在凝神丹丸的炼制。要是老树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告诉杨立,那粒种子在生长发芽的时候,它在月光当中的舞蹈,有一种强烈的催眠效果,会使注视着他的人昏昏睡去,而且会睡得很沉。“圣女,我等来助你!”几名九黎祖地的修士眼神尖锐,看到瑶池圣女在紧追姜遇,立刻震退纠缠的大盗,准备拦阻姜遇向瑶池圣女邀功。

“谁敢偷袭我罗家的下属!”罗天气急败坏的说道。不知来人是敌是友。白袍修者心里忐忑,本能后退着几步之后,朝着密林深处狂奔而去,杨立在后面越是叫喊,他越是跑得欢快,生怕杨立对其杀人越货一般。

  如何认定侵犯商业秘密罪中的“重大损失”

  侵犯商业秘密罪中“重大损失”的认定,历来是办理侵犯商业秘密犯罪案件最集中、最突出的问题。刑事法律规范未涉及“重大损失”的具体认定,主要原因在于侵犯商业秘密造成的损失情形非常复杂,“重大损失”范围尚无定论,成熟计算方法仍需研究论证,即便是归纳出较为简练的计算方法也比较困难,而且争议很大。笔者发现,司法实践中认定“重大损失”主要有商业秘密权利人因侵权行为所遭受的损失、侵权人因侵权行为获得的利益、不低于商业秘密使用许可的合理使用费等几种情形。笔者认为,在办理侵犯商业秘密犯罪案件中,应当区分不同情况,准确适用“重大损失”的认定方法。

  认定的一般规则。无论是现行刑法或者相关司法解释,对于侵犯商业秘密罪中的“重大损失”是指被侵犯的商业秘密本身及其载体的价值,还是指商业秘密被侵犯后给权利人造成的实际损失,都没有明确规定。对此,在对“重大损失”进行具体评价时应明确以下几个问题:首先,权利人的损失是指包括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在内的实际损失;其次,权利人的损失只包括物质损失而不包括精神损失;再次,权利人的损失不等同于商业秘密的自身价值。在具体计算行为人侵犯他人商业秘密的犯罪行为给权利人造成了多大损失时,则应当根据具体案情,针对性地选择采用合适的计算方法:首先,以侵权行为给权利人造成的实际损失认定损失;其次,以侵权人获得的利润认定损失;再次,以商业秘密许可使用费认定损失;最后,可以由法院综合侵权情节在一定额度内判决确认损失。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17条明确规定了这种损失的计算办法,即被侵权人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以及法院视情节确认的损失额。

  认定的位次规则。“重大损失”是否包括间接损失,这在1997年刑法典修订以来就争议不断。现有的司法解释并没有将间接损失排斥出“重大损失”之外。比较相关司法解释的异同,我们就可以看出,2001年4月1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将“直接损失数额50万元以上”作为追诉起点,而2004年12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就将“直接”二字去掉,改成“造成损失数额在50万元以上”,到了2010年5月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下称《追诉标准(二)》),又对这一规定进行重申。笔者认为,“重大损失”可以包括间接损失。现行立案标准罗列了4种“重大损失”的认定方式,作为并列的关系,主要是满足司法机关追诉罪犯的需要,但在最终司法认定上,彼此之间存在位次关系。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17条规定,首先要按照实际损失额计算,当实际损失难以计算时,才能将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利润作为赔偿额。两种认定方式的关系是先后关系,后者侵权所得利润是前者赔偿额不能判定的前提下方可运用。最后,还附加了前述两种方法无法核算时,创设兜底性的认定规则,即赋予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在一定额度内(300万元以下)的判决裁量权。

  犯罪成本扣除。犯罪成本是指犯罪人因实施犯罪而付出的成本,既包括物质和金钱的投入,还包括隐含的机会成本和风险成本。关于犯罪成本是否应当从犯罪数额中扣除,这在理论界和实务界都存在争议。但即使主张犯罪成本应予扣除的观点,也是认为只有那些能弥补被害人财产损失的犯罪成本才能扣减。根据刑法理论和司法实务,在计算犯罪数额时将犯罪成本予以扣除,很大原因是基于有利于被告人原则和刑罚谦抑性原则的考虑。笔者认为,侵犯商业秘密犯罪中的犯罪成本不应该扣除。我国刑事法律对于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整体刑期不高,导致惩治知识产权犯罪的力度不够,刑罚对于犯罪人的威慑力有限,难以充分起到保护知识产权的作用,通过个案中不扣除犯罪成本,加大知识产权犯罪分子刑罚力度,可以实现保障人权和惩罚犯罪的平衡,更符合法律的整体价值。

  实质认定的例外情形。考虑到侵犯商业秘密犯罪案件专业性较强和证据收集难度,可对一些案件中的“重大损失”做实质认定,即“重大损失”可以是对商业秘密价值性和实用性的损害。一是间接损失的必要考量。《追诉标准(二)》第73条第1项规定的“损失数额”是否包含间接损失尚未明确。需要注意的是,一般刑事案件中的“重大损失”仅限于直接经济损失,而不包括间接经济损失,但是侵犯商业秘密犯罪中“重大损失”的认定存在例外,不应以直接损失为限。这里的“损失数额”,不仅包括被害人获利的实际减少,也包括被害人应当得到而未得到的预期利益。具体包括行为人侵犯他人商业秘密的行为给商业秘密权利人造成的产品销量的减少、利润的下降,还包括因侵权造成商业秘密在生产、经营、转让等增殖过程中预期利益以及商誉等无形资产损失。二是以商业秘密本身的价值认定。由于被害人依然能够使用其商业秘密,故商业秘密本身的价值原则不能作为被害人的损失数额,但是如果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导致被害人丧失了商业秘密或是不可能再利用该商业秘密的,可以将该商业秘密本身的价值作为损失数额。三是特殊情形的兜底认定。商业秘密权利人的损失数额和侵权人所获得的实际利润均难以查实的情形也较为常见,这就需要根据案件具体情况,结合法律及司法解释精神作出合理的认定,重点考虑以下因素:其一,取得商业秘密的成本,如开发、研制商业秘密的成本,保护商业秘密的合理支出费用等;其二,侵权人使用商业秘密之前的获利状况与使用之后的获利大小比较;其三,商业秘密新颖性的程度、商业秘密的生命周期及其所处阶段、市场竞争状况和市场前景等因素,以确定合理预期的未来收益。

  (作者单位: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检察院)

董史统 陈璜璜

众人仰望,只见星光道道宛如烈焰在燃烧,又似火山在喷发,极其地绚烂,但是没有人真个当作美景去欣赏,那是生死大战啊!两道寒冷的光柱快速的飞出,落在无名的双甲骨出,那新加入的力量将无名包裹起来。接着先从头部,再到胸部,最后全身都结上冰。不一会儿无名便被厚厚的冰川覆盖,从外面根本就看不到无名的模样,只能看见一个淡淡的身影。

  国庆档上映,以平津战役为背景,讲述普通人情感故事,新京报专访导演李少红解析幕后
  《解放了》重搭天津城,“千挑万选”钟汉良

  由韩三平任总策划,李少红任总导演总监制,常晓阳任导演的城市战争题材影片《解放了》上个月已经杀青。李少红介绍,“虽说影片主打主旋律,但为了让影片更加独树一帜,拍摄内容一直在不断加码,最终影片顺利进入后期制作。”面对竞争激烈的国庆档,她笑着说,“其实我心里还是有点忐忑,最开始我就想说这部战争片一定要拍得很好,不然肯定比不过人家,最后从目前档期来看只有我们是战争片(笑),每个影片都有自己的反差和特点,我们可以以鲜活的人物情感在档期里冒出来。”

  故事

  发生在解放天津前

  平津战役是解放战争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三大战役”之一。1949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国民党50万军队围困于北平(北京)、天津两地,能否和平解放北平,取决于天津一战。《解放了》的故事由此开端。

  解放军为准确掌握天津城防布局,为总攻扫平道路,周一围饰演的解放军炮兵连长蔡兴福临危受命,带领一支四人小组乔装潜入天津城。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蔡兴福遇到了想要逃跑的国民党军需官姚哲(钟汉良 饰)、身负杀父之仇的小歌女、天津城里一群流离失所的孩子,与此同时,敌人企图破坏北平和谈的阴谋也正浮出水面……

  主题

  更倾斜于人性情感

  去年8月,李少红还在拍《大宋宫词》时就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解放了》,整个剧本反反复复改了八九稿,谈及影片的独特视角和拍摄初衷,李少红认为这部作品不同于其他着重宏观战略性格局的作品,更像是讲述战争年代下普通人命运和情怀的故事,“从女性导演的视角挖掘战争题材对我而言也是一次全新的尝试,我们没有走‘大而全’的路线,而是想拍‘小大正’――小人物、大情怀、正能量。在大历史背景下讲述普通人的情感和故事。”

  拍摄

  每天炸来炸去满街跑

  《解放了》主要以在战区的普通人视角勾勒出底层人民的生活,是中国电影难得一见的“城市战争”题材商业片。剧组在拍摄现场实地建造了一座天津城,搭建了如解放桥、天津旧租界区、屋顶群、下水道等一系列当年老天津城里的独特建筑。李少红介绍,《解放了》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战争动作场面,包括很多爆破戏,“我虽然没拍过战争片,但这次有常晓阳导演保驾护航,整个拍摄过程非常紧张,天天炸来炸去,夜戏也是家常便饭,大家拍得很拼,每天都在满街跑(笑),但无论是道具美术还是动作方面都遇上了最合适的人,就像演员我们也必须选有经验的,配合度高和拍摄体验强,最后一切都很有保障。”

  角色

  钟汉良每天都有 “十万个为什么”

  对于选择钟汉良来饰演国民党军需官姚哲,李少红用“千挑万选”四字形容,片中姚哲本来想逃出天津城,结果让蔡兴福把全盘计划都打乱了,“我一开始以为他们只是要利用我,可慢慢地我发现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其实他们一个个都舍家撇业,豁出一条命去救那些不相干的人,内心深处就会有很多观念变化。”在李少红看来,钟汉良对拍戏极其较真,每天都在问“十万个为什么”,“他是个很细致的人,只要在片场每天都会问我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那样。其实我特别喜欢他来问,因为在问的过程中其实在描摹组织自己的角色形象,有时候说戏是强加式的,但有些问题他想到了你就可以最直观地帮他解决,他能很通透地明白,演的时候会更准确。”记得有一场戏一共有三个机位,“我当时给他比划了一个位置,如果在这个位置你摔一跤或者有一些小动作会很真实,他每次都很精准,把时分秒配合得特别合适。”因为电影更多是偏向于群戏,钟汉良对自己孜孜不倦的询问也给出了解释,“我怕自己想的跟导演想的不一样,所以我逮到时间就会问为什么,必须要清楚逻辑。”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来看看,新的悬赏令已经出了,瑶池这次真的是要大出血了,将擒拿姜遇的赏金从十万斤随石提高到了三十万斤,并且还有一次机会进瑶池获得仙池洗涤肉身的机会!”杨立的修为在淬体武修二级时,还不是眼前这两位修者当中任何一位的敌手,而今今非昔比,修者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杨立眼前的二位已经开始称呼其为前辈了,这让杨立心里好不感慨,又好生得意。大比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