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全力以赴攻坚难点问题

2019-06-17 07:36:47 满堂彩
编辑:晋怀帝

“啊,”无名惊叫了一声后退了几步。“小兄弟,我出三两金子,可愿卖否?”  不过,太古墓的广阔远远超出了众人的估计,这地图虽然集结了很多人的记忆,但却依旧只是一副残图,秘境之中的很多地方还是没有清晰的标志出来,特别是秘境之中的第二层与第三层,更是很大一部分都是处在灰暗的状态。

石暴未曾下马,只是放慢了踢云乌骓马的速度,任其一路小跑着来到了众人面前。就在无名陷入在这深深的思索中时,却看见蓝可儿嗒拢着脑袋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喂,干什么,晃得我都晕了”,无名推了推晃在眼前的蓝可儿说道。“无名哥,你这一天天的都想什么那,想的那么入神,我都在你眼前晃了好长时间,都不见你有反应”。

  原题:各地无线电管理机构配合公安部门果断出击
        斩断“黑广播”“伪基站”利益链条

  打开广播,收听节目突然被无故干扰,“名医”“神药”轮番轰炸;划开手机,莫名收到多条验证码,点进去一看,支付宝的钱已被转走……

  遭遇这样的窝心事,多半是“黑广播”和“伪基站”在作祟。“黑广播”和“伪基站”劫持用户注意力,成为电信诈骗的幕后推手。怎样精确识别?如何有效打击防范?

  生活在信息时代,无线电与人们的生活日益密切,方便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但近年来,“黑广播”和“伪基站”日益猖獗,不仅严重挑战了电波秩序,更成为电信诈骗的重要渠道,危害着群众的财产安全。

  对于“黑广播”和“伪基站”运作模式,许多人感到很陌生,他们是怎么骗钱的?为何难以根治?如何进一步加以防范?

  危 害

  不法分子戴上广播、基站面具干扰通信秩序,发送虚假广告、钓鱼网站链接骗取钱财

  不久前,四川成都市新都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对参与制造、销售以及非法设置“黑广播”的11名犯罪分子,以非法经营罪及扰乱无线电通信管理秩序罪,分别判处10个月至5年3个月不等有期徒刑并处以罚款,同时对扣押的“黑广播”设备进行销毁。

  经查,以冯某某、周某某等为首的犯罪团伙通过物流公司购买“黑广播”设备,为其注册的“京军医院”非法播放虚假医药广告。该团伙使用的“黑广播”设备已分销至14个省份、50余个市县,警方成功打掉这条黑色产业链时,涉案金额高达800余万元。

  “不法分子通过私自设置使用未经批准的广播电台,播出低俗露骨的药品广告等内容来非法牟利。”与“黑广播”斗争多年,黑龙江省工信委无线电管理局局长朱朝晖直言,因占用广播频率,“黑广播”让老百姓误以为是正规节目,进而上当受骗。

  “黑广播”不仅扰乱正常的广播秩序,还经常对航空通信造成干扰。朱朝晖告诉记者,2017年国庆期间,哈尔滨、齐齐哈尔机场受到严重广播干扰,地空通信联络受阻,严重影响飞行安全,4次向无线电管理机构紧急申诉。“黑广播”设备从巴掌大的裸露线路板到精密的广电发射机,覆盖半径从数公里到上百公里,往往利用晚间或凌晨时段播放,以逃避打击。

  不同于利用“黑广播”引导消费、干扰通信,借助“伪基站”进行电信诈骗手法更隐蔽、危害更严重。中国信通院泰尔系统实验室无线技术部主任秦岩告诉记者,与“基站”相同,“伪基站”一样具备接收和发送信号功能,且会利用自身功率优势诱骗覆盖范围内手机接受其服务,获取信号后,通过冒用公众服务号码,如10086或95588等,强行对手机发送广告、诈骗等短信。

  据介绍,诈骗者往往利用获取到的手机号码登录账号,再选择短信验证,在用户未察觉时盗走了钱。“也有很多不法分子发送带有钓鱼网站或木马病毒的诈骗短信。”朱朝晖介绍,“不法分子还经常假借‘积分兑现’等名义引诱用户打开携带病毒的网址链接,进而骗取钱财。”

  趋 势

  不法活动得到有效遏制,但新型违法犯罪层出不穷,给打击治理带来挑战

  近年来,“黑广播”和“伪基站”日渐成为滋生垃圾短信和电信诈骗的“温床”。数据显示,垃圾短信和诈骗短信数占“伪基站”发送短信总数的98%,其中垃圾短信以药品、买卖房产、贷款、发票等广告信息为主。

  应对日益猖獗的“黑广播”和“伪基站”,各地无线电管理机构配合公安部门果断出手、露头就打。从今年前4月打击情况来看,各地查处“黑广播”“伪基站”案件数明显减少,1―4月,全国共查处“黑广播”案件682起,同比减少26.7%,查处“伪基站”案件25起,同比减少77.1%。

  尽管不法活动的蔓延趋势得到有效遏制,但总体来看,打击治理形势仍不容乐观,设置“黑广播”“伪基站”等违法行为在很多地区依然存在。

  为何“黑广播”“伪基站”难以杜绝?“巨大的利益驱使是重要原因。”秦岩说,“黑广播”“伪基站”的背后,是对正常无线电通信的“加塞”,相当于用户的注意力被劫持,在此基础上,无论是做虚假推销、贩卖广告还是实施诈骗,最终都可能形成利益链条。朱朝晖介绍,不久前通过信号追踪,有关部门抓住一伙利用“黑广播”兜售假药的犯罪分子,该药是用面粉和兽药混合而成的,成本只有几元钱,却在广播里卖出999元的活动价。

  与此同时,新型违法犯罪手段层出不穷,作案设备不断更新换代,也给打击治理工作带来更大挑战。日前,在广西贺州市侦查的一起“伪基站”案件中,两个工作组经过3个多小时不间断的排查追踪,最终将“伪基站”锁定在一辆正在行驶中的白色轿车上, 从车上搜查出一套正在工作的小型“伪基站”发射设备、一根发射天线、一套电源、一个智能手机和一个工程手机。

  “从全国查处的情况来看,作案设备向智能化、小型化、无人操作、隐蔽性强等方向发展,部分‘黑广播’‘伪基站’进行了精心伪装,查处难度极大。”工信部无线电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说,不仅如此,违法犯罪分子为躲避查处,常采用人机分离的方式,很难被抓获。

  整 治

  有关部门开展联合执法,构建预警监管系统,对设备生产、销售、使用开展全链条打击整治

  针对“黑广播”“伪基站”屡治不绝、作案技术设备不断升级更新等问题,各地无线电管理机构积极研讨,调整应对方式。

  在黑龙江,一张应对“伪基站”的“互联网+”大网已然撑起。通过构建由“互联网+伪基站”预警监管系统与移动运营商伪基站数据平台相结合的“伪基站”专用监测网络,大大提高了监控能力。河南省有关部门开展联合执法,对“黑广播”“伪基站”设备生产、销售、使用开展全链条打击,不断将打击治理专项工作推向纵深。

  近年来,全国各地对“黑广播”“伪基站”持续保持高压态势,据介绍,2018年至今,全国累计查处“黑广播”违法犯罪案件2933起、“伪基站”违法犯罪案件307起,缴获非法无线电发射设备2800多台(套)。

  “黑广播”“伪基站”影响人们日常生活,治理这一违法犯罪活动,既要有关部门重拳治理,群众也应该加强防范。

  “‘黑广播’主要播放‘药品’和淫秽信息,形式多为主持人与听众互动,和正规广播不同,其往往不会播报台名、调频频率等信息。”工信部无线电管理局有关负责人提醒广大公众,在收听调频广播节目时,不要去轻信和购买功效被夸大或神化的特效药,否则不仅带来钱财损失,更有可能危害身体健康。

  据介绍,对于“伪基站”伪装发送的短信号码多为银行、通信运营商、党政部门的官方号码。在设备运行时,手机用户一般会暂时脱网8―12秒后恢复正常,部分手机必须重启才能接入网络。工信部无线电管理局有关负责人提醒,当发现手机信号突然中断时,用户需提高警惕,不要贪图小便宜,警惕中奖、抽奖等信息;此外,不要在网上随意填写身份证号、银行卡号和密码,如收到“伪基站”发来的短信,应立即向公安部门举报。

接下去,楚楚将那日的情形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当说到杨立将皇冠蟒蛇身体内的火焰尽数收到体内的时候,谷主和何润都沉默了下去。他们都听说过元火圣体的大名,但都不知道这种体质的修者,身上还隐藏着哪些秘密?独远,微微一笑,道“麻烦前去,通报楚大人,说长林郡有家书相传!”

  41岁男高音歌唱家杨阳英年早逝,众多音乐圈友人沉痛悼念
  痛惜!中国少了一位优秀罗西尼男高音

杨阳 (图片来源/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

  本报记者 韩轩

  一则令人悲伤的消息在音乐圈传开,6月10日下午,我国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杨阳不幸去世,年仅41岁。他的去世或与身患抑郁症有关,其突然离去也让亲友倍感震惊与沉痛,纷纷感叹:中国少了一位能胜任罗西尼笔下男高音的优秀歌唱家。

  杨阳是首都师范大学声乐教授,也是中央歌剧院特聘艺术家,曾入选“中国十大男高音”。2005年,他获得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举办的意大利《唐璜》国际歌剧比赛男高音第一名,并获得中国政府舞台艺术最高大奖第十二届“文华表演奖”、中国声乐最高奖第四届中国音乐“金钟奖”金奖等奖项。

  杨阳多次登上国内外表演舞台,就在今年年初,他还在国家大剧院制作歌剧《塞维利亚理发师》中出演角色。以至于6月11日凌晨,杨阳去世的消息在微博上传开时,很多音乐圈人士感到难以置信。在得知消息属实后,许多认识他的朋友、听过他歌唱的观众和曾接受他指导的学生自发悼念。

  著名乐评人陈志音也是6月11日早上听到杨阳去世的消息。从2006年歌剧《杜十娘》首演起,陈志音就开始关注在剧中饰演男一号的杨阳。虽然当时年轻的杨阳在表演上还略显生涩,但陈志音觉得,他的音色非常好听。后来,杨阳在国家大剧院演出了不少中外歌剧。“印象很深的就是他和石倚洁以AB角形式出演的《意大利女郎在阿尔及尔》,我觉得他毫不逊色。”而在《北川兰辉》中,陈志音形容杨阳的歌声恰似“亚平宁海面初升的朝阳,光华绚丽,美妙无比”。

  在陈志音看来,杨阳是优秀的罗西尼男高音歌唱家,“他的中低声区有密度、有力度,高音也非常松弛,极具穿透力。”而且陈志音认为,在杨阳这一代青年男高音中,他是音乐修养非常好、钢琴也弹得很好的人,“可能很多男高音在这方面都不及他,正当艺术成熟期英年早逝,不胜痛惜!”

  国家大剧院驻院歌唱家刘嵩虎也对杨阳的音乐修养印象非常深刻。“他弹钢琴是声乐圈里弹得最好的几位之一,而且他是一个对专业一丝不苟的人。唱罗西尼男高音只有精益求精才能唱好,他就是。”2003年刘嵩虎和杨阳一起在德国比赛时就相识了,后来多次合作,在刘嵩虎印象里,杨阳排演剧目时,在音乐作业的环节表现就很完美,“等到了台上他放得很开,而在生活中他是个非常低调的人。”

  做事一丝不苟、为人认真,几乎是所有人对杨阳的统一评价。中国东方歌舞团独唱演员、著名民歌歌唱家赵大地曾在2000年和杨阳一同参加中央电视台青歌赛,还与杨阳是室友。“他特好学,没事儿就练歌,还特别关注民族唱法,总问我们几个唱民歌的:‘你们怎么唱那么高?’”赵大地说,杨阳在歌唱时也借鉴了民族唱法的发声方法。2008年,杨阳曾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新年音乐会中使用意大利语演唱陕北民歌“泪蛋蛋落在沙蒿蒿林”,为中国民歌走向世界作出积极尝试。

  此外,刘嵩虎还向记者指出,网传杨阳今年44岁或45岁的年龄并不属实,“我们一直是很好的朋友,他在德国时还在我家里住过一个星期,我记得他出生于1978年。”后经杨阳微信官方认证平台“杨阳声乐塾”公布,杨阳年仅41岁。

姜遇神色冷漠,漠视着脑海中打坐的小人,至今他都无法看透这尊小人的本源。如果能够为他所用,仅仅是一尊无意识的神念之体,那么他将无比重视。可若是不为他所用,产生了自己的灵智,那么等待的,将是姜遇无休止的杀戮!流金城规模宏大,人口众多,从远处相邻大城过来的商贾也多,消息四通八达。十万大山中处处透着一股诡异,这一路无名他们遇到各种各样的环境,各种各样的异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