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全面禁烟 符合群众期待

2019-05-27 15:17:59 满堂彩
编辑:朱祯

石暴虽然在岛上甜泉以及大海顶级食材的滋润下,身体条件异于常人,又在大海之中如鱼得水般的闯荡下,夯实了身体的底蕴,但是,如此之长时间的水中憋气换气,却是从未有过的事情。片刻之后,在龙腾的身后,又出现了一道身影。此人瞄准龙腾去往的方向,然后往东南方向绕道而行。风卷残云!

正疑惑之中,凌空那位白衣少年人影再现,就听一声怒吼“吃我一脚!”随石对于修士而言是必需品,没有谁不想在这方面有成成就,但是它对于修士的要求太高了。

  新华社北京5月25日电 人民日报5月26日署名文章:搞科技霸权就是阻碍发展进步

  ――拒绝竞争必将失败

  钟声

  “一个事业若对社会有益,就应当任其自由,广其竞争,竞争愈自由、愈普遍,那事业就愈有利于社会。”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今天,亚当・斯密这句话依然具有启发意义。

  令世人惊诧的是,美国一些政客竟然逆时代潮流而动,祭出科技霸权主义大旗,企图以拒绝竞争的种种蛮横之举挤压国际合作空间,打压其他国家发展壮大的合理权益。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政府滥用国家力量,频频向靠艰辛努力走到世界前列的华为等中国高科技企业开火。在没有任何事实根据和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以所谓的“窃取机密”、威胁“国家安全”等莫须有的罪名为借口,禁止华为参与美国的电信设备,尤其是5G设备网络的建设;随后,又以一纸行政禁令将华为及其附属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操控多家美国公司“断供”华为……以“有罪推定”肆意抹黑,动用国家力量刻意打压,甚至要求相关企业“组团”围堵遏制,这样的行径,何其无理,又何其霸道!

  作为世界上的科技强国和经济大国,美方本应该明白科技发展的规律、懂得市场竞争的好处。然而,一些美国政客刻意忽视常识,频频人为干涉正常的科技合作和市场竞争。如果实在找不到理由,就拿“国家安全”说事。人们不禁好奇,如果动不动就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那这个头号科技强国也未免太脆弱了。明眼人一看就知,美方之所以以“国家安全”为由打压中国企业,无非是要遏制中国科技发展势头,为美国企业在全球抢夺5G技术等高科技领域市场、维持在国际产业分工中的垄断地位赢得空间和时间。这样的图谋,暴露的正是美国那种“只许自己发展、不许他人进步”的霸权心态;这样的行为,折射的正是美国一直以来“一家独大、赢者通吃”的专横霸道。

  中国有句老话,叫“自胜者强”。面对竞争,最好的做法从来不是抹黑打压对手,而是提升自身实力。想要保持科技领先,美国本应下大力气升级本国企业技术、增强自身竞争力,而以白宫前首席战略顾问班农、美参院少数党领袖舒默为代表的一些人却大放厥词,极力渲染“中国给美国带来了‘最大的生存危险’”“中国想取代美国的科技主导地位并且一直在偷窃”,并声称“5G竞赛是一场美国必须赢的比赛”。其实,用卑劣手段打压竞争对手、人为阻隔互利双赢的合作,非但不会助推美国信息技术进步,反而只会迫使美国企业使用落后却昂贵的替代设备,在5G网络建设中落后于其他国家。用非正常手段为本国发展立起一把临时的“保护伞”,是不能将“假威风”变成“真本事”的。

  有哲学家将“高尚的竞争”喻为“一切卓越才能的源泉”。市场经济的基本特征就是竞争。一个公平的良性竞争环境,可以不断激发市场主体的活力,促进生产要素有序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市场深度融合,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20世纪初,美国福特和通用公司正是在你追我赶的良性竞争中,双双成就了各自的品牌,做大做强了美国的汽车产业。

  一个张口闭口标榜“自由竞争”“市场经济”的美国,自己却无法理性对待竞争,无视国际贸易规则,动辄挥舞贸易保护主义大棒,打压他国科技企业,此等言行不一,又如何取信于国际社会?!

  美国拒绝竞争就是阻碍发展进步,“围堵”对手保证不了自身的领先地位,不正当手段绝非是美国立于不败之地的“王牌”。热衷于搞科技霸权的那些美国政客应该想想,为什么纵使美国一些政客使出浑身解数阻挠中国企业参与全球竞争,美国硅谷各大公司依然抢在禁令生效前全功率给中国企业发货?为什么美国编造各种理由,一再蓄意抹黑华为公司,世界各国依然继续选择与华为合作?原因无他,就在于合作是共赢的事业,能够做大各方利益的蛋糕。拒绝竞争,只会冲击全球供应链并给世界经济平添不必要的风险。

  几十年前,中国在被西方封锁的艰难条件下,依然造出了“两弹一星”。今天,中国科技创新发展的步伐更不会因美国一些政客的鼓噪和干扰就停下来。奉劝那些美国政客一句:想用强权独霸阻遏中国科技进步的强劲势头,想用围追堵截打压中国发展壮大的正当权利,注定是枉费心机!时代潮流不可阻挡。美国不可能靠雕虫小技、旁门左道保持领先地位。

姜遇不予理会,用兽材支付了费用后接下了这个任务。他所剩的兽材不多,村里并没有多少积存。现在需要利用好剩余的兽材精打细算,不然以后不好打算。无名盯着眼前的寒冰天蚕。

  相比传统文学,网络文学无疑是“新生儿”,随着时代变迁,逐渐成熟的网络文学也在发生新的改变。不同于以往作者在网上更新小说,读者单纯追文的单一模式,如今的网络文学版图更像是读者和作者共同参与创作的天地。随着粉丝亚文化越来越成为一门显学,网络文学生态也开启了新的演变。近日,由中国作协主办的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周在杭州举办,《网络文学名家名作导读》新书发布会在杭州举行。5月15日,从“起点中文网”走出来的网文白金、大神作者们和读者、编辑齐聚一堂,共话新时代下的网络文学――

  新趋势 读者参与必不可少

  “网络作家和传统作家最大的区别,应该是和读者的关系。传统作家如果想直观地了解读者对作品的感受,其实蛮难的,但网文你可以立刻知道读者是不是喜欢,作者可以无时无刻和读者互动,我非常喜欢这种模式,甚至认为这是网文的核心基础。”白金作者耳根坦言,“我的每部作品都不是我一个人完成的,是千万读者和我一起在创作故事。”

  耳根说,刚写网文时,每当有读者预测到故事情节,他总觉得不过瘾,有点不开心,甚至会故意拧巴地改变故事走向,但后来,他发现,其实被读者猜中也是某种认可,“这样的互动对我来说我很有魅力的”。和耳根有同样感受的另一位白金作者孑与2,他将读者视作一起创作的朋友,“我们一起写书,一起成就一部作品,很多时候是书友掌控小说的进程和方向,我也经常从读者留言中获得灵感。”

  “每天把读者的留言看一遍,基本上两三个小时就过去了。但我认为看读者评论是必要的功课,你会知道读者的反应,自己的创作有没有往写崩的方向走。网文的纲架构一般都比较大,具体到每一章的创作,作者本人可能会对‘写崩’不那么敏感。读者并不知道后续剧情,他们对小说最敏感,判断或许会更准确。”专写科幻题材网文的白金作者远瞳说,读者的参与是创作必不可少的环节,在他刚开始从给《科幻世界》写短篇小说转向写长篇网文时,读者的意见给了他不少启发和帮助。如今,远瞳的作品《黎明之剑》《异常生物见闻录》稳居科幻类小说榜首,《异常生物见闻录》的小说也改编成了漫画,和读者的互动变得更丰富多元。

  新玩法 书友们发“阅读弹幕”

  和读者“共同创作”是网文作者们提到的高频词,这不仅意味着互动成为网文的重要元素,也意味着阅读不再是独自一人的事。随着移动阅读越来越普及,阅读碎片化、社交化成为新趋势,读者和作者、读者和读者之间的互动需求也更强烈。2017年,起点读书推出了“本章说”功能,读者可以在每段或每章之后发表评论,该功能也被大家称作“阅读弹幕”。

  以“会说话的肘子”代表作《大王饶命》为例,进入小说第一页,你能看到每段文字后都跟着一个数字:99――这是能显示的段评数量的上限。2018年,起点有两部作品的“本章说”达到百万级别,2019年不到半年,百万级“本章说”的作品数量就增加了11部,速度惊人。在内部编辑看来,一部作品只有“弹幕”超过了“10万+”才算是高人气。对于网文来说,人气代表着一切。

  阅文集团产品运营副总经理兼起点产品负责人梅仁杰介绍说,截至2019年4月,起点平台上已累计7700万条互动评论数据,段评不仅提升了读者的人均阅读时长,也带来了付费率的提升,这对平台和作者来说无疑是一次双赢。

  在阅文集团内容运营总经理兼起点中文网总编辑杨晨看来,网络文学正在迈入IP粉丝文化时代,“社交共读、粉丝社群、粉丝共创”成为内容平台最突出的三个特征。针对网文生态的变化,书友圈、角色圈、兴趣圈等垂直用户社区应运而生。目前,“书友圈”累计发帖722万条,浏览量高达3.3亿;“兴趣圈”有361个,最大的兴趣圈用户近30万;“角色圈”则让读者有机会直接参与作品角色的完善,在粉丝共创机制下创建的角色超过了9万个。

  针对新的生态变化,起点对外公布了“百川计划”,在“原创内容”、“衍生分发”、“粉丝互动”上加大投入,鼓励作家多元化和个性化的创作,让优质和特色作品脱颖而出,鼓励用户用更多元的方式支持喜欢的作家和作品,让粉丝行为变成一种推动力,从作品助力IP孵化,帮助更大范围的创作者获得内容和收入的成功。

  新动向 “网文出海”在国外圈粉

  “网文第一时间直接面向读者,如果读者不买账,你觉得自己写得再好也没用。”阅文白金作者横扫天涯说。从2008年开始网文写作的横扫天涯,在历经了辞职、重新找工作、考入在编教师之后,在今年3月还是辞掉了体育老师的工作,全职写作。“以前,媳妇总觉得如果没有正式工作,她心里不踏实。但是白天上课晚上写作的状态,身体实在吃不消。”横扫天涯说,最终打消妻子顾虑的是去年靠网文带来的总收入。2018年度,他的海外电子阅读收入近百万元。

  这样的成绩来之不易,尽管写了10年,横扫天涯第一次感觉自己“写成功”是在2017年。此前,他有过无数次怀疑和自我否定,在连续几个月没有网文收入时,甚至拉下过面子恳求他主动请辞的单位领导再次让他回去工作。不少读者说,横扫天涯是靠勤奋写出来的作家,他本人对此并不否认。“我不是天分型作者,但一直坚持写下来了。如果不是真喜欢写玄幻,没办法写这么多年。早期我加了一个作者群,300人里还在继续写的,只剩下几个人。”横扫天涯说,如果年轻人真喜欢写网文,一定要坚持写下去,“坚持是最重要的。”

  2017年,阅文集团海外门户起点国际成立,网文的英文翻译作品上线,横扫天涯的代表作《天道图书馆》成为海外最火的网络小说之一,长居人气榜和推荐榜第一名。这部小说的英文版译者Starve Cleric是新加坡的在校大学生,本来就是横扫天涯的忠实粉丝,两人靠微信交流共同完成了翻译工程。“因为是玄幻小说,比如元胎、破空境、飞升、金丹这类词语,如果翻译成拼音,外国读者很难理解。我们会讨论具体意思,再意译成英文单词。现在起点国际成立了专门的词汇库,比如玄幻题材的常用词会有统一的译名,这对翻译和外国读者都会比较方便。”

  横扫天涯说:“高考英语我只考了40分,但现在靠着翻译软件,我也能看懂外国读者给我的评论,很多读者觉得《天道图书馆》很幽默、很奇特。”在他看来,国外读者对中国的传统文化非常好奇,而玄幻仙侠类小说讲述的故事,带有传统文化元素,又带有神秘趣味,思维也是中国式的。“中国读者对这类题材已经习以为常,但国外读者之前没有读过,他们觉得新鲜有趣。”横扫天涯说。

  除了海外圈粉,《天道图书馆》在去年还售出了影视、游戏等版权,对于横扫天涯来说,眼下或许是属于他的最好时刻。他计划在今年八九月完结《天道图书馆》,然后带家人出去转转。记者问,完结后打算歇多久再开写下一部?横扫天涯笑着说:“本来我想休息一段时间,但编辑建议我可以早点开写下一部,不要让大家等太久。”

白衣少年独远眉头一皱,玩弄着刚才抓在右手之中的一个骰子,道“很简单,快去通报你老板过来,我要和他一投定个输赢!”因为独远来此地的目的也是很简单,既然七一翰是把七妹从这里输掉的,那他也得从此处把那七妹赢回来,不用多说,就是这么简单而又明了。于是,石暴终于还是选择了经常性的夜晚出海。可是已经来不急了,一只铁箭穿过了老者的身体,无名,莫轩呆立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