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乙联赛上演齐鲁德比

2019-05-23 21:05:47 满堂彩
编辑:中村悠一

“抢又怎么样,就凭你这个不过是真道二重境界的小辈,也配和我谈条件!”那血袍老祖哈哈大笑一声,根本就没有将无名放在眼里。都死了,难逃一死,生前无论是何等的风光,死后都只是一杯黄土,那一场大战一定强烈到难以想象的地步。再说大个子和高迎在一触之下两厢退下之后,高迎已经小心提防,在尽可能的情况之下,绝不同大杨立身体接触,所以他的身体在腾挪辗转上要多上一些。很快大杨立也感受到了这一点,他在杨立本尊的神识授意之下,很快便抓住了这一有利时机,肆无忌惮地攻向高迎。

“哼,掌门已经说过了,这次的约战取消,难道你们都不知道么?”那老者冷哼一声说道。另一面,古战与古地乐也同时出手,三人同气连枝,从后方冲杀而至,既然血魔老祖已经动手,正好趁这机会斩杀他于此!

  告别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传统增长模式――

  “耿车模式”有了升级版(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来自一线的蹲点调研)

  下午4点,江苏省宿迁市宿城区耿车镇迎来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刻:40多家快递物流公司的运输车沿徐淮路大众村段一字排开,一车车板式家具、多肉植物等,从这里发往全国。

  改革开放伊始,耿车从废旧塑料回收产业起步,形成区域经济发展的“耿车模式”,享誉大江南北;如今因为不断兴起的网购,又成为一个电商重镇。

  “36年前,我是全镇第一个做旧塑回收的,11年前我又带头做家具电商。”今年68岁的邱永信是耿车镇大众村村民、优雅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借助电商平台,老邱的家具网店年销售额达2000多万元。

  盐碱地里摘穷帽,废塑加工扒黄金

  每当夜幕降临,邱永信和老伴习惯沿着碧波荡漾的史庄河遛弯。“用3辆车,花了780万元才运完里面的垃圾。”他对这个两年前由“彩色塑料山”修复而来的村头景观十分满意。

  走进耿车镇,一个个生态宜居、产业兴旺的美丽乡村呈现在眼前。但当地人都清楚,这儿曾经发生了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耿车属于黄泛区,过去总是发大水,土地盐碱化,十粮九不收。

  1983年,听说废品回收能赚钱,30岁出头的大众村小伙邱永信干起了废旧塑料回收加工,将各地回收来的废旧塑料分拣清洗,再破碎造粒,一年挣了五六万元。

  那年头,万元户都很少见。轰动效应下,跟随者众。当地乘势发展村办、乡办企业。1984年,耿车乡村办企业26个,户办、联户办企业2548个;到1986年分别达到59个、4567个,企业产值上升到4691万元。1986年5月16日,人民日报刊发长篇通讯《“耿车模式”诞生记》,并配发短评《好一个“耿车模式”!》。

  此后30年里,“耿车模式”富了一方群众,废塑行业创造出巨大经济效益。最高峰时,耿车片区年加工废旧塑料近300万吨,从业人员10万人,产值达80亿元,对镇财政和农民收入贡献率达八成以上,形成以耿车为中心、辐射100平方公里的再生资源回收加工集散地。

  贯彻新发展理念,走绿色发展之路

  “说是再生资源加工集散地,实际就是个垃圾集散地。”宿城区委书记裴承前说,当时每年有150万吨塑料垃圾涌进这里,清洗破碎后加工成再生塑料颗粒卖到外地,废料污染却留在了本地。

  “穷光景里先顾生计,哪顾得上生态环境。”邱永信回忆,村头几个七八米深的池塘被塑料垃圾堆成了山,家家点火村村冒烟,散发出阵阵异味。

  日益严峻的环境问题引起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耿车一度被列为全国八大重点环境整治区域。从2002年起,耿车曾尝试通过“内培外引”鼓励村民搞塑料深加工,但由于投入大、风险高,应者寥寥。2012年后又建设循环经济产业园,引导塑料大户到园区集中生产。然而,习惯了家前屋后清洗和简单加工废塑料的村民们不愿付租金入园,积极性不高。

  在“生计”与“生态”的不断考量与较量中,耿车的生态环境日渐恶化。2015年的数据显示,耿车全镇1.1万户、3.8万人,仍有近3500户、2.5万人从事废旧塑料回收加工。

  “贯彻新发展理念,走绿色发展之路!”2016年初,宿迁市委市政府经过深入调研,下定决心对废塑产业“彻底禁、禁彻底”。

  砸掉自己设备的那天,年入500万元的废塑大户张先进哭了。“我是大众村村委会副主任,也是一名老党员,治理是为了子孙后代,就得带头!”他签下承诺书,找来大货车,将3500吨废旧塑料材料全部处理了。

  66天时间,3471户废旧物资回收加工经营户全面清理到位,59个交易货场全部取缔,61个地磅、2100户设施设备全部拆除。挖土机又开进河塘沟渠,挖走20万吨塑料残料。后复垦土地2600多亩、整治河塘沟渠500多处、栽植苗木72万株,逐渐重现水清岸绿。耿车存续30年的废旧物资回收加工行业画上了句号。

  产业转型无退路,发展电商闯新路

  “这次转型没有退路!”在裴承前看来,“转型成功,得益于将整治行动与产业转型、全民创业紧密结合,积极引导群众发展电商。”

  耿车发展电商有基础――2008年,邱永信意识到旧产业难以持续,受邻近的沙集镇启发,开始试水家具电商。试水成功的他,如同当年从“破烂堆里扒黄金”一样,跟随者众多。

  “90后”蔡为伟,是当地年轻一代中率先转型发展电商的。他找来电商的各种书籍钻研学习,请专业的摄影师给产品拍照,销售额越来越大。“禁塑”后享受免息政策和设备补贴,他就办了自己的家具企业,又自建物流配套。目前,公司有60多名员工,年销售额1000多万元。

  电商给耿车人带来新机遇,涌现出一轮创新创业潮:2016年,湖稍村的王赞回到家乡,专注宿舍家具等细分领域,带领全家从头再来;三义村的董拥军,利用广交会上引进的专利技术生产抗菌菜板、多功能桶等家居用品,在网上备受欢迎;当年东奔西走收购旧塑的张先进,如今在家门口种植多肉植物,做起了“网红直播”,年营业额超千万元……

  “是党员,创新创业也得带好头、当示范。”张先进说。在政策引导和大户示范下,仅一年时间,全镇3471户加工经营户,有2523户实现转型,其中从事电商的近七成。

  耿车镇党委书记徐光良介绍,耿车形成了产业、创业、生态、文化“四轮齐转”的发展新模式。到2018年,家具家居、塑料制品、多肉园艺网店已有2759家,电商销售额达50亿元。

  “冲破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传统增长模式,耿车驶入了绿色转型路。”宿迁市委书记张爱军表示,从“耿车模式”到耿车转型,时代在变、路径在变,但探索创新的精神,始终不变。

  何 聪 王伟健 姚雪青

远处,一位受伤的妖魔,他是一位士兵,他很后悔他参与了叛乱,因为他是一位士兵将领,他是被迫无奈的参与这一次战争的,并且早已经是对坐镇整个战场之后,因为大战的过程当中,他所面对的昔日,甚至是还是先前,也就是说在他手下吃了败仗的一位对方的将领,只是一个小时之后,在战场之上再次相见,那一位手下败将就更换了一个人似的,将气很旺,以往都不单独行动的那位手下败将,猛然主动出击,并且交战的过程当中,将气士气旺盛,每每料敌先机。败军之將,将士如此短时间勇猛,那么这一次面对的虎狼之师肯定师得到什么人的指点,一定是有强大者在后面,才对。这一刻相见,里面,不过伤势,站了起来,因为他此刻站在这里,本是没有机会,的,因为对手在杀他之前,也因为他再上一次战争之中放了他一条生路,于是那一位对手对他说,“你们是打不过我们的!我现在就绕你一死,你就装死在原地,等待战场结束,这样对谁都好!”于是这一位将领才有机会站在这里,远远一见,慕名之中的地方总将领,于是,立马行尊卑之礼,道“谢圣主开恩,我才会不会重伤死去!”“禀……禀告家主,属下……属下也没什么特别的需求,不过……不过属下自幼喜好军武之术,家主……家主若能在闲暇之时,教上属下几手破敌防身的手段,属下定当感激不尽,万望家主成全。”

  作为本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唯一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片,刁亦男导演,胡歌、桂纶镁、廖凡、万茜等主演的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当地时间5月18日举行了全球首映。

  《南方车站的聚会》是刁亦男继柏林金熊奖影片《白日焰火》之后打磨多年的力作,于2018年4月28日在武汉开机,历时近半年拍摄杀青。

  影片中几位明星演员都贡献了极具突破性的表演,胡歌在短时间内把自己晒黑并瘦身,桂纶镁提前两个月在武汉体验生活,学说地道的武汉话。

  创作灵感早于《白日焰火》,新闻让想象落地

  《南方车站的聚会》剧组给出的剧情简介是:“面对诬陷及通缉的逃犯,将求生的逃亡变成求死的折返跑,并自我救赎的故事”。胡歌饰演陷入绝境的盗车团伙领头大哥周泽农,桂纶镁则饰演一个不惜一切换取自由的风尘女子,二人在逃亡路上共同联手进行了一盘命运的“赌局”,人性的矛盾和处于极端状态下的情感张力十足。怀疑、背叛、爱欲、忠诚、良知,复杂的情感试探、跌宕的行动演进,交织出奇特的视觉景观。

  刁亦男将视角置于繁华都市的城中村,行将消逝的边缘行业和人群,犯罪类型融合黑色电影的冷峻气息,又有黑帮片江湖气的浪漫,较之前作《白日焰火》在风格上更为极致。

  “江湖就存在于这些城市周边无限伸展的边缘地带。”刁亦男认为,对于这种边缘地带“近乎本能”的选择,也是“对浪漫的选择,江湖才有的浪漫是一种深刻的浪漫。”另外,这也是一种空间选择, “这样的空间可以引领人物和故事,等待他们来开辟。我把自己内心晦暗的一部分投入其中,试图寻找慰籍。”

  谈及创作灵感,刁亦男表示,拍摄这个故事的想法甚至在《白日焰火》之前。多年前的刁亦男有一天窝在沙发上听到一首外国歌,“想到自己是一个被追杀、身负赏金的逃犯,想往海边一直跑,跑去找初恋情人,让她把我杀死领取赏金。”后来刁亦男自己觉得这个想象过于矫情,便放弃了。直到几年后一则新闻报道,有一个越狱的逃犯,看到通缉令发现自己值十万,于是找人举报自己把钱留给了亲人。“我的想象变成了新闻,我想那可能拍出来也可以不那么矫情。”

  胡歌走红毯前喝酒“压惊”,桂纶镁武汉话让其他人“压力山大”

  廖凡和桂纶镁此前凭借和刁亦男在《白日焰火》中的合作已经在柏林收获荣耀,而影片的男一号胡歌则是第一次带作品走上戛纳红毯。

  过往更多出演电视剧的胡歌此次被问及参加戛纳电影节的感受,胡歌坦言自己“心情复杂”:“首先是紧张,上红毯前在车上我还喝了口导演口袋里的酒,压压惊。”此外,胡歌还表达了走上戛纳红毯的激动,“对每个演员来说,这都是值得激动的事。我也很感动,当我们走进电影宫,全体观众鼓掌致意的时候,你感觉得到了尊重,觉得选择这个行业、这个职业是选对了,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

影片中各位演员的武汉话表演成为映后媒体采访中大家关注的焦点。谈及为影片的方言表演所做的准备,每一位演员都说因为进组时发现桂纶镁已经把武汉方言说得很地道而感到“压力大”。

  桂纶镁上一次参与《白日焰火》的表演,虽然刁亦男给她的人物设定了外乡人的身份背景,但带着台湾腔的普通话台词还是让她的人物在冰天雪地的东北显出违和感。至此桂纶镁开始在方言表演上作出突破尝试,在开拍前两个月就在武汉学习方言并体验生活。桂纶镁回忆一开始学习武汉话她也不得法,但在城中村行走,和当地人聊天,并且反复思考他们说话发音的方式让她最终摸到了些门道。同时,她认为方言的确拉近了演员和人物之间的距离,“武汉话有帮助到我的表演,这种语言很有力度,用这个语言说台词能给角色一些戾气。”

  胡歌、廖凡、万茜、奇道等主创之后纷纷表示,自己进组时发现桂纶镁的武汉话已经非常地道而感受到“不能落后”的压力,因此学习方言更加努力。

  胡歌一开始学说武汉话,自觉已经学的“一模一样”,但老师就是不满意,他一度为此恼火。但有一天他灵光一闪,提出对换身份教老师讲上海话,在老师模仿上海话的过程中,胡歌“完全体会到了他教我的感觉”,也就逐渐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找到了解决方式。

  廖凡介绍,大家在武汉开拍前分头体验生活,自己因为饰演警察去刑警队,“每天听当地刑警聊天的感觉对我的启发非常大。”万茜则是通过生活中一切对话全部改说武汉话,之后再去专门学台词,达到“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星星,银河,美丽的月亮!”独远,神念纵掠,地面之上的驴妖,马妖,牛怪在进入深层次的睡眠之中,所想到的就是这些。再要多想,已经是被独远神念**意识之中的一道道防线,深层次的所有的一切景象依旧可见。在这片仙园之地内,不知道出现过多少道强大的身影,甚至有“仙”降临过,从未有传言仙园内发生过惊天变故,而今真正遇到之后,让这些实力强悍的天才都神色剧变,内心发凉。而住宿问题更为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