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导游”试点两年:订单增长200% 导游月入七八千

2019-04-25 14:11:52 满堂彩
编辑:赵吉兵

“哎,我就知道是白费功夫了。”姜遇叹道。“山中有仙珍,诸位道友若是感兴趣的话,我等不妨联袂前行。”姜遇自然无视这群人,以他的实力可以轻易拍死,不过罪魁祸首是不是这群弟子尚未可知,他不想轻易造下杀劫。

独远,于是,道“雷克斯,这一件事情,你不必自责!”独远,还未踏入之中,“嗖!”的一声轻响,一道神念纵掠早已飞出,神念所过,整个剑灵主峰,四处仙气飘逸,剑灵飞梭,山涧,树林,小溪,丛林等,都是四处寻迹的剑灵,他们或是窃窃私语,或是寻找扰乱的目标,高等级的罪魁祸首严阵以待把守山道之上每一处险要之地。阻止任何人前往主峰剑灵阁方向。并且所有的苗头都指向剑灵峰的封顶最大的铸剑池,除此之外,都是有剑灵峰的剑灵门联合所构成的虚幻空间。

  “3+1+2” 八省份发布高考综合改革方案

  作为全国第三批启动高考综合改革试点的8个省份,河北、辽宁、江苏、福建、湖北、湖南、广东、重庆4月23日发布本省份高考综合改革实施方案,明确从2018年秋季入学的高中一年级学生开始实施。

  “8个省份的方案,与我国高考改革最初的总体方案原则上是一致的,但是又进行了一些因地制宜的修订,这次改革的诸多变化是对高考改革方案的差异化探索。”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说。

  自2014年9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以来,先后已有第一批上海和浙江两个省市,第二批北京、天津、山东、海南四个省市进行高考改革的试点。而第三批高考改革试点省份方案的公布,意味着我国高考综合改革已向纵深方向发展,同时也从教育资源相对更加发达的东部逐渐向中部、西部推广。

  “3+3”变为“3+1+2”模式

  “从‘3+3’变为‘3+1+2’是这一轮改革最大的变化,”厦门大学考试研究中心主任、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委员刘海峰说。

  从8个试点省市公布的实施方案看,8省市的方案为“3+1+2”模式。其中,“3”为全国统考科目语文、数学、外语,所有学生必考;“1”为首选科目,考生须在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的物理、历史科目中选择其中一科;“2”为再选科目,考生可在化学、生物、思想政治、地理4个科目中选择两科。

  在高校人才培养中,物理是自然科学类专业的基础性学科,高中阶段学习物理是大学阶段学习自然科学类专业以及相关交叉学科专业的重要基础。历史学科在人文社科类专业中也占据着同样重要的位置。因此,在本轮改革中,8个省份将物理和历史作为首选科目,考生除语数外三课外,必须在物理和历史学科中选择一科计入高考成绩。这样将更有利于高校相关专业对学生的培养。

  不过,社会上仍然有一种声音认为,由“3+3”变为“3+1+2”是一种倒退:学生的选择性减少了。

  “这恰恰说明改革更加实事求是、更合理。”陈志文说,与前面两轮改革试点相比,这一轮试点增加了中西部的省份,也增加考生大省,使得这些省市在教育资源的支配上及改革操作的空间上都与前面省市有较大差异,根据不同地区、不同情况进行适当的调整,更有利于改革向更加科学合理的方向发展。

  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专家、教育部考试中心副主任于涵表示,从首批高考综合改革试点开始,彰显“选择性”的教育理念就始终体现在各项举措实施和完善的过程中。改为“3+1+2”方案,虽未给予考生在六门科目内完全充分自由选择,但可以在物理和历史两门,及其他四门中进行有条件地选择,“从学生视角来看,新的选考模式突破文理分科的局限性,在打牢物理或历史学科基础的同时实现个性化、差异化的发展,学生可以充分结合自身的兴趣、志向和特长选择考试科目。相较以往文理分科时两种科目组合的选择,现今的12种选择可谓先前迈了一大步。”于涵说。

  考试时间固定 减轻学生负担降低社会成本

  依据总体的高考改革实施方案,普通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分为合格性考试和选择性考试。合格考成绩是学生毕业、普通高中同等学力认定的主要依据;选择考成绩计入普通高校统一考试招生录取的考生总成绩。我们可以更通俗地解释,一个普通的高中毕业生,要参加两类考试,一类是合格性考试,一类是选拔性考试。合格性考试的结果通常记为“合格”与“不合格”,而选拔性考试是要计入高考成绩的。在之前的试点省市中,有些省市选考的科目与语数外三科的考试并没有放在一起。本轮参与试点的8个省市均将高中学业水平考试中的选择性考试安排在6月统一高考期间一并进行,并且将考试次数确定为1次。

  “每年为了保障高考安全有序地进行,全社会要调集20多个部门齐抓共管,而学业水平考试中的选择性考试也要记入高考总分,其性质等同于高考,如果另行安排同时也达到高考的安保水准,会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增加社会成本。”刘海峰说,一年实施多次考试,不仅增加学生的学业负担,同时也会打乱中学正常的教学秩序。

  据了解,从2021年起,8省市新高考考生总成绩由统一高考科目成绩和学业水平考试选考科目成绩构成,满分750分。其中,统一高考科目语文、数学、外语使用原始成绩计入考生总成绩,每门满分150分。选考科目中,物理或历史使用原始成绩计入考生总成绩,每门满分100分;考生在思想政治、地理、化学、生物中自主选择的两门科目按等级赋分后计入考生总成绩,每门满分100分。

  再选科目为何实行等级赋分?相关专家解释,由于再选科目中不同学科试题难度差异和报考相应学科的考生群体不同,选考科目的原始分不具有可比性。所以要进行等级赋分。

  “‘一分一档’等级赋分既确保不同科目间分数可比,又增加了考试的区分度,对于考生大省非常必要。”陈志文说。8省市基于过去数年的调查研究,在进行细致的分析和模拟基础上,选择最适合本省市的参数设定方案,这既确保转换分数的良好区分度,同时也最大限度保证公平。

  另外,此次8省市公布的实施方案,贯彻了国务院确定的“形成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考试招生模式”改革方向,高校录取实施“两依据,一参考”模式,即不仅依据三门统一高考学科科目成绩和三门学业水平选择性考试成绩,还将综合素质评价作为录取重要参考,从单纯“看分”走向也要“看人”。

  本报北京4月24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樊未晨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一看之下,就是一副醉酒无赖的模样。魔皇大殿焕然一新,所有人,所有文臣武将,所有政要。还有第八层来的要员,他们是热衷的恢复者,也是改革者,他们带来了大部分的物资,帮助重建,也参与改革,所以他们第一波的前来首先是作为观察团,政事民生各方各面的辅助者,当了解情况之后,可以大刀阔斧地给予建议,和享有权利,进行变革,当然这一方面的权利是站在客观之上,需要互动,并且领导的实权仍旧在双方博弈和民主选举的最高领导人,实权的掌控,魔皇大殿的魔皇身上,对于万劫地的王,尊,皇,帝,除此之外,是可以直接由万劫地的圣主所直接任命的。特别是军事,或者重大变革之中,往往直接会有圣主直接任命。特别是战争期间一般会有圣主心腹,亲戚直接担任,这样的话,避免权利分散,从而更能提高权利的凝聚力,但是若是太多,也会存在一定的弊端。

  ◎陈旭光

  今年春节档两部科幻电影《流浪地球》与《疯狂外星人》无疑是国人目光聚焦所在,其搅动的兴奋与热潮仍久久未散去。而《流浪地球》又出现在北京国际电影节的放映片单中,重新回顾与分析一下这两部科幻电影,仍有必要。作为反映一个民族精神的镜像寓言,《流浪地球》有着更为微妙的文化症候性,汇聚、映射、升华了表征时代精神的话题和种种中国梦。

  当然,《流浪地球》的现象级成功与观众对第一部硬科幻大片的新鲜、好奇、宽容,对电影中充满的中国元素、中国人救地球等主题激发的民族热情也有着很大的艺术之外的因素。不难发现,电影除了世界观与中国元素外,在英雄成长、救护亲人的情节模式和人物关系,尤其是灾难性的科幻画面等方面,还是非常好莱坞的。也许可以说,是好莱坞科幻大片培养了今天以中青年为主体的《流浪地球》的观众。

  从电影形态、类型上说,《流浪地球》是一种美式科幻大片。

  在我看来,《疯狂外星人》才是真正的“中式科幻”。《疯狂外星人》也许不能称为严格意义上的科幻电影,它是非常中国也非常当下非常现实的电影,也是宁浩以自己的“作者电影”风格,以对中国现实的体认为准绳,以好莱坞科幻片的剧情模式和宏大场面为反讽对象的黑色幽默喜剧。

  《疯狂外星人》具有美式科幻电影中国本土化的重要意义,也许预示了科幻与当下现实,与喜剧结合的可能性,为一种新的喜剧亚类型或科幻亚类型昭示了一个方向。

  这两部不同形态的电影还引发我们关于电影工业,电影工业美学的思考。

  《流浪地球》更是以其“工业化”成绩掀起新一轮对于电影工业体系建构和电影工业美学理论建构的热潮。

  从工业美学的角度看,“电影工业美学”形态可以按投资规模、制作宣发成本、受众定位等的不同区分为“重工业美学”“中度工业美学”“轻度工业美学”。《流浪地球》与《疯狂外星人》各自的创作构思、价值定位、生产运作,以及结果,都各有不同,值得总结。

  作为“重工业美学”的《流浪地球》有巨大的投资、超强的匹配、完整的工业流程,打造了宏大的场面,创造了惊人的票房,其弘扬“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代表了国家主流意识形态的表达和国家文化现象建构的努力。它是近几年中国电影界呼唤和期待已久的体现电影工业化程度的一个高峰,也为“电影工业美学”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案例。

  大体而言,《流浪地球》高度的工业化主要体现在:其一,投入资金的保障。小作坊式的小打小闹无法支撑《流浪地球》工业化的要求。其二,制作的难度和质量,技术的高新、尖端、前沿。据相关统计,《流浪地球》使用了8座摄影棚,置景车间加工制作了1万多件道具,置景延展面积近10万平方米,运载车、地下城、空间站等都是实景搭建,摄制组历经15个月的设计、绘制、规划和搭建工作。其三,投入人数之多,整个制作时间之长。《流浪地球》的制作团队多达 7000 多来自不同的国家,从事不同职业的员工。如何让这些人在两年时间内通力协作,完成制作,其工业化管理组织难度可想而知。其四,《流浪地球》没有使用流量明星,这就大大改变了原来在演员片酬花费甚巨而压缩电影制作成本的状况,资金用在了刀刃上。

  导演郭帆对《流浪地球》的“工业化”制作和管理体味颇深并身体力行。他曾说:“钱并不是工业化的标准,一整套分工明确的专业流程才是。”他曾表示电影的工业化就是对电影创作的管理。“我经常和组里人形容说现场不要创意,现场就是施工队。在这个就像是施工队的团队里,整个过程中最核心的是计划、时间、管理,怎么样安排、统筹这么多的项目。”

  《疯狂外星人》则属于“中度工业美学”。宁浩对于自己做中等规模资本投资和工业化程度的电影有清醒的认知。他从小成本电影《疯狂的石头》一举成名到后来的《无人区》《心花路放》等,驾轻就熟的就是中小成本电影制作道路。他曾表示,“从战略上讲,我是希望做中型成本的电影。”“中型成本是最能满足投资老板的,钱花得掉,赚得回来。”

  宁浩清醒自觉的“中度工业美学原则”意识,使他自觉地不是在画面造型、场面规模、视听效果等方面求胜,而是尽量接上中国当下社会现实的“地气”,并在故事叙述、剧作打磨、现实思考与人性考量等方面下功夫,这也使得《疯狂外星人》这部号称科幻、改编自刘慈欣的电影显得颇为“土气”,无论是人物、故事还是装扮、造型、场面设计等。

  宁浩对《疯狂外星人》的某种超越于商业电影之上的作者性、思想性、接地气性的追求颇为自觉。在回答记者的采访时,宁浩表达了对商业电影的反感,明确宣称“我从来都不是商业电影导演”,他把《疯狂外星人》归入“作者电影”,强调“有自己独立的态度”。

  在我看来,宁浩之所思所想所实践恰恰是符合电影工业美学的。他的电影的戏剧性、强情节性,以及接地气的世俗性,都证明宁浩绝不是只顾自己作者表达的艺术电影作者。事实上,他的《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都曾经让研究者在作简单化的“艺术电影”/“商业电影”划分时陷入窘境。但他在商业追求的“众人皆醉”中保持作者艺术电影的“独醒”,恰恰成就了他的电影商业与艺术的某种折中、调和和“双赢”。

  《疯狂外星人》正是承续了宁浩式的黑色幽默,喜剧化反讽风格,对原著《乡村教师》进行大幅度改编,加进了其特有并专擅的接地气的生活感、世俗情怀。

  当然,在商业/艺术、体制/作者的矛盾关系未能达到双赢的最佳张力时,也有可能互相牵制掣肘。在笔者看来,《疯狂外星人》的“作者性”还是强了一些,与贺岁档电影“合家欢”式的轻喜剧风格稍有“违和感”,可能部分观众也还不太适应那种具有后现代反讽恶搞风格又蕴含深刻的思想性的宁浩风格。如果电影在某些方面格调再高一些,某些底层“恶俗”再少一点,或者从电影工业美学的角度说,宁浩的“作者性”再加以适当控制的话,影片的票房成绩应该更好。无论如何,虽然宁浩的解构、调侃的喜剧美学未能获得“满堂彩”,但影片昭示了科幻电影发展的一个具有无限潜力的新方向。

  当下,“网生代”观众与架空历史、超越现实、“放纵”想象力的互联网新媒体,与拟像化“类像化”的新世界是同体共生的。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对于中国电影尤为需要。而中国主流青少年观众对“想象力消费”的需求空间则是巨大的。

  《流浪地球》与《疯狂外星人》为中国科幻电影两种可能性发展路向作出了富有成效的探索,也为“电影工业美学”的分层和多样化,提供了有力鲜活的支撑与分析案例,并共同引领或预示着一个“想象力消费”时代之登临。

宝座之上,独远,于是,道“各位平身!”第一个是落霞谷当日在望龙坡战事中损兵折将后,立即直接向青龙派背后的小荒门发出了照会,并提出了强烈的抗议,态度极为强硬。此刻,贵宾区的一处包间,独远,和淀曼公司的董事长乐自发,泉真城的城主。